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周勇 > 公众为何只相信自己的呐喊

公众为何只相信自己的呐喊

 

  一审判死刑之前,在民意的审判中,药家鑫已经死了无数次。

我不支持民意审判,因为审判是法官的事情;但我理解民意审判,因为除了自己的呐喊,公众还相信谁?

法院审判“以事实为依据,以法律为准绳”,而民意,常常在具体案件的事实认定上欠准确,在法律适用上太主观。在“湖北第一冤案”佘祥林案中,就是200多名群众扯着横幅,要求判处死刑,所谓“不杀不足以平民愤”,导致了佘祥林的冤死。民意主导司法,只可以针对法律的起草、审核,而不是代替法官宣判;只可以监督案件的审理,而不是干涉判决。

至于一审法院在开庭时,请旁听者填写调查问卷,问公众,药家鑫应该如何判,不过是法官怯于独立审判,或者,“要让人民满意”的政治作秀而已。

但为什么公众会执着地跳出来审判药家鑫?我以为,是公众怕了。

为什么总是要给药家鑫贴上“富二代”“官二代”的符号,因为人们怕,如果他是“富二代”,会不会杀人事件成为杭州“七十码”?如果他是“官二代”,他爸爸是不是也叫李刚?

为什么对学者的“钢琴手”之说不依不饶,因为人们怕,如果又是一个被买通的专家,会不会睁着眼睛辟谣,让药家鑫成为无辜者?

为什么对央视只播出药家鑫的眼泪,不让受害者家属发声愤愤不平,因为人们怕,话语权被有权有钱者操纵,为杀人者解脱?

这背后是三个字:不相信。

不相信权贵势力会尊重司法,不相信学术知识会严谨独立,不相信新闻报道会客观公正。不相信,让民意跃至前台,尴尬而无奈。

指责民意审判易,消除民意审判的社会基础难。



推荐 65